漫漫长夜未至央

日常撒糖……

一个好像忘了发出来的贺文……

不知道为什么文字版发不出来,看图吧……

想不起来了,今年七夕写的那个贺文我有没有发出来啊……

没发的话我明天发一下……


《记忆》第三十一章

原著向     设定于一切结束后。

主温馨沙雕日常[应该吧]

未完结,保证HE,会断更,不坑。


动作间吴邪的手指在张起灵的皮肤上轻轻蹭过两下,张起灵不自然地躲了一下,吴邪皱了皱眉,“我这都被你看光两次了,你……你纹身怎么出来了?”


‖……‖正‖……‖文‖……‖线‖……‖


61

吴邪平复着呼吸懒得理黑瞎子,就看他不知道又从哪抱出来了一个西瓜,切成两半,和胖子一人一半,摸出两个勺子挖着吃。

吴邪:……

“你他娘的是哆啦A梦吗?”吴邪看着巨大的西瓜表情复杂,“这种魔法技能你有没有教过我?用不用咒语什么的?”

黑瞎子乐了,“哆啦A梦是你师弟的技能,这是……我家金主今天让人送来的。多吃水果,皮肤好才能用美貌长久得宠。”语气美滋滋。

吴邪:……

兄弟你脸掉了,麻烦捡捡,都沾灰了。

对吴邪来说漫长而痛苦的复健时间就在黑瞎子和胖子欢快的吃瓜声中过去了,吴邪按照规定做完那些训练累得做在旁边的地毯上说什么也不起来了,被原本想把人扶起来的张起灵顺力拉到了自己怀里。

吴邪是真没劲儿了,后背靠着张起灵觉得张起灵的身体格外地软,靠着特别舒服,更不愿意起来,“唉,小哥,我不行了你让我歇会儿……”

“噫……”那边吃饱喝好的两个人闻言表情突然微妙,也不知脑内转到了哪片彩色地带,“你们忙,我俩先回隔壁了!”

张起灵低头看看靠着自己满头汗的吴邪,想了想没动,陪着他在这静静歇着散散汗,直到看吴邪已经开始上眼皮贴下眼皮,大有一副今天就这么睡了的架势,只好俯下身把人抱了起来,“回去睡。”

“哎,小哥!”突然腾空让吴邪惊醒,“我自己走就行。”嘴上说着自己走其实连一下挣扎都没有,甚至手臂配合地揽上了张起灵的脖子。

这么两天半瘫痪生活让吴邪最先抛弃的就是在张起灵面前的所谓男性尊严。


62

张起灵懒得理吴邪单纯嘴上的反驳,将人抱稳点回了隔壁。

胖子正翘着二郎腿在看电视,电视中两男两女声泪俱下地说着什么爱不爱的台词,竟无法在短时间内分辨出到底那两个才是一对。

“这么快就回来了?”见二人回来胖子收回了看电视时那种看幼儿园小孩打闹的表情,换上了一副看戏的表情,见吴邪目光转了转解释道,“黑爷去公司找他家金主了,啧,趁着得宠多腻歪腻歪。”

吴邪原以为张起灵能把他放沙发上,没想到后者只是对胖子点点头,直接抱着自己进了房间的浴室,然后才回去带上了门。

胖子摇头晃脑,继续看着电视喊了句,“注意着点,大夫说天真近期不能长时间剧烈运动啊。”

吴邪:他在说啥???

不是刚运动完吗?

刚刚出了一身汗,现在感觉身上黏糊糊的确实应该洗澡,本应该一回生二回熟,可吴邪这会儿处于一种身体疲乏脑子反而异常活跃的状态,这种状态的具体表现就是……身体动作以及言语并不是很受理智控制,反应慢半拍。

吴邪配合着脱干净了衣服坐在浴缸边,看着还穿得严严实实的张起灵想了想道,“小哥,反正你刚刚也出了点汗,一起洗啊?”说着伸手便要脱张起灵的T恤,扯住边缘向上掀。

动作间吴邪的手指在张起灵的皮肤上轻轻蹭过两下,张起灵不自然地躲了一下,吴邪皱了皱眉,“我这都被你看光两次了,你……你纹身怎么出来了?”


《记忆》第三十章

原著向     设定于一切结束后。

主温馨沙雕日常[应该吧]

未完结,保证HE,会断更,不坑。


吴邪叹了口气。

现在被包养都这么出来炫耀,真是世风日下!


‖……‖正‖……‖文‖……‖线‖……‖


59

黑瞎子看着不靠谱,讲起来复健的要领和注意事项还挺专业的,很像那么回事儿。他一口气不间断地说了一大堆,吴邪原本下意识地想让他停下慢慢说,却发现自己完全能记住。

吴邪惊觉自己的记忆能力提高了不止一点,仿佛被刻意训练过,在获取信息的同时把信息拆分以自己独特的方式重组,瞬间印在脑中。

黑瞎子说的很快,说完一挑眉问道,“懂了?”

吴邪点点头,想抬手抓住黑瞎子胳膊撑着走过去没想到被躲开了,“你躲什么?”

黑瞎子指着旁边扶住吴邪的张起灵道,“我是教练,你陪练在那呢!”说着拍拍袖子故作矜持道,“再说了,我这要有家室的人了得避嫌,拉拉扯扯不好看……”

吴邪不敢置信,“你嘴这么贱的也有人要?”

黑瞎子得意道,“四九城第一美人,有权有势还有钱,就是对我太好,都不舍得我出去工作……”

胖子听了难得没接话,一脸看妄想症病人的表情,迅速打开手机录音。

能卖个好价钱还能在线收看解总家暴,一举两得一石二鸟一箭双雕,完美。

吴邪正要开始动,闻言翻了个白眼,“被包养就直说,委婉个什么劲儿……你这是什么业务?富婆重金求子你去给人家圆梦了?”

黑瞎子:……

胖子愣了下点点头乐了,“孩子倒是不能生,不过你看他那五位数的墨镜,包养石锤了。”

吴邪叹了口气。

现在被包养都这么出来炫耀,真是世风日下!


60

这长期卧床后的复健痛苦异常,仿佛在适应新装的假肢,吴邪扶着墙边定制的扶手按着黑瞎子刚刚给他讲的注意事项龟速挪动,满头是汗,也顾不上继续扯淡了。

黑瞎子维持着自己的教练人设,靠在他对面的一个器材的横杆上,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一盆洗好的车厘子,询问张起灵被拒绝后美滋滋地跟旁边胖子分着吃。

只有张起灵跟在吴邪旁边陪着他慢慢地走,手里拿着块湿毛巾,完成一项就递过去让他擦擦汗,然后蹲下慢慢给他按摩腿上穴位和肌肉。

吴邪扶着张起灵肩膀慢慢擦汗,看着那边悠闲吃樱桃的两个人大概能想象当初自己在这位“师父”的压榨下的凄惨生活。吴邪不禁问自己,生活如此美好为什么这么想不开?

莫非自己内心深处有对被虐的渴望?隐藏的斯德哥尔摩?

吴邪又低头看着蹲着给他揉小腿的张起灵,感受腿部传来的酸胀,心里充斥着满满的感动。

这才是兄弟情啊……

黑瞎子吃完水果看看时间,敲两下盆示意吴邪可以休息了。吴邪一放松腿软差点坐地上,被张起灵半抱着扶住后不好意思笑笑,“小哥你坐下歇会儿吧。”

张起灵把吴邪扶着坐下后坐在了他旁边,递过来半杯水,吴邪喝了一口,有点甜,还有点咸。

喝着水闲聊,吴邪想起刚刚张起灵娴熟的手法,转头对着黑瞎子道,“小哥会的那么多要你这个教练有什么用?”

黑瞎子一笑,“怕你对教练撒娇训练放水,”说着摇摇头,“你这才出了点汗人就紧张成这样,要是没忍住挤出来两滴眼泪还不得供起来?再说了,花儿爷昨天新买的那块地还等着你赶紧练好去搬砖呢。”

吴邪:……

一时竟不知该吐槽他苛待员工还是该感慨他有钱。


《记忆》第二十九章

原著向     设定于一切结束后。

主温馨沙雕日常[应该吧]

未完结,保证HE,会断更,不坑。


胖子和黑瞎子看吴邪的眼神越发心疼,“没想到恢复嗅觉是以失去味觉为代价的,真可伶。”

“啧,可怜。”


‖……‖正‖……‖文‖……‖线‖……‖


57

吴邪这一动筷子,桌上其他三个人都瞬间扭头看了过来,胖子嘴里的烤鸭都没继续嚼,紧张的样子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屏住了呼吸。

吴邪顶着来自三个方向的目光,嚼了一下,一股极酸极甜的味道在口腔中炸开,不知道是因为糊了还是经过了什么反应,又变成了一种诡异的苦。吴邪咀嚼的的动作僵住,表情难以言喻。

胖子和黑瞎子的眼神仿佛在看神仙,又仿佛在看智障,崇敬且怜悯,还在继续盯着他看,似乎是想看他的进一步动作。

吴邪看了看张起灵,对方的表情与平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不知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隐隐觉得对方的神情中有一丝期待。如果不是想起来了一部分下墓的经历,吴邪简直要怀疑这位大爷炒这盘菜就是为了整他。

一场几乎要在火灾中同归于尽的大型恶作剧。

张起灵看到吴邪的反应似乎也觉得不对,自己也夹了一筷子菜尝了尝,马上伸出手到吴邪嘴边,示意他吐出来。

吴邪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愣,生生把菜咽了下去,嘴里却还是那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吞了几次口水都没办法冲淡,比蒜蓉还历久弥新,末了还点点头,“还行……不难吃……”

张起灵手指动了动,收回了手,起身去把那盘菜倒进了厨房的垃圾桶里。终于,垃圾桶集齐了一整颗炒过的大白菜碎片,满了。

胖子和黑瞎子看吴邪的眼神越发心疼,“没想到恢复嗅觉是以失去味觉为代价的,真可伶。”

“啧,可怜。”

吴邪:……


58

张起灵回来后,四个人都假装失忆,忘记刚刚那盘菜低头吃自己的,吴邪几次想试图安慰张起灵几句,都没能想到合适的形容词来赞美那盘菜。

食君之菜,三月不知肉味?

饭后要休息一会儿,原本吴邪想看日记打发时间,张起灵却以怕他消化不良为理由阻止了,说是有空再看。黑瞎子见状便过来讲复健的注意事项。

别看黑瞎子看起来不靠谱,说起复健来感觉还挺专业,吴邪努力记住其中的关键点,被领到了隔壁。隔壁的一个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了一堆器材,看起来都很新,只是用来做复健的比健身的还要再新一点,黑瞎子解释道,那些都是解雨臣昨天刚买的。

解雨臣曾经为了养吴邪的身体想尽了办法,专业营养师控制饮食,专业教练指导锻炼,可当时吴邪仿佛厌学的中学生,绞尽脑汁地“作死”,有时候暗自谋划了好几天,机关算尽就为了偷喝几口酒。

几次之后解雨臣无可奈何,在不能完全限制吴邪的人身自由的情况下,他们这些人根本拿当时的吴邪毫无办法。最后只能让张起灵多看着点他,吴邪被张起灵看了几天,小孩儿般作天作地的举动才慢慢收敛。

吴邪啧啧赞叹了一下有钱人的生活,指着另一边那些健身的器材道,“那些也要练?”

胖子摇摇头,“那是你失忆之前花儿爷买来让你锻炼身体的,哪知道你懒得丧心病狂,被小哥硬拖过来才肯勉为其难在跑步机上散步十分钟……”

吴邪觉得自己不可能这么懒,严重怀疑这胖子污蔑自己。


《记忆》第二十八章

原著向     设定于一切结束后。

主温馨沙雕日常[应该吧]

未完结,保证HE,会断更,不坑。


胖子感受了下以那盘菜为中心,屋子里越发浓郁的味道,附和道,“这个浓度的都够给房子消毒了,它让我想起了几十年前的非典。”


‖……‖正‖……‖文‖……‖线‖……‖


55

黑瞎子长腿一伸起来开门去拿外卖,胖子则顶着“硝烟与战火”去厨房叫张起灵,“小哥,诶这个是盐不能放太多!先来吃饭了。”

张起灵点点头,看一眼教程觉得差不多了,把菜盛到了盘子里,微微皱了皱眉。

自己做的似乎和图片里的不太像。

胖子也是饿了,没放着张起灵继续纠结,看着几乎被试验品填满的垃圾桶,端起盘子就往客厅走,边走边赞美,“小哥你这一看就是天赋型选手,第一次做醋溜白菜就这么酸,行家啊!”

吴邪:……

吴邪盯着那盘菜吸了吸鼻子,皱起了眉头,又用力地吸了吸,“我好像能闻到一点酸味了,很淡的味道。”还有糊味,但是看了看张起灵,没说出来。

胖子张起灵还有门口提了外卖回来的黑瞎子都看了过来,胖子快走两步,把那盘卖相诡异的菜举到吴邪面前,吴邪有点抗拒,但还是配合地闻了闻,点头,“真的能闻到,但是味道很淡。”

黑瞎子远远地,仿佛在化学实验室里接触剧毒品一样的,轻轻扇闻了一下,又过去大致看了看吴邪的状况,肯定道,“嗅觉似乎确实在恢复,但你现在恢复的程度约等于零。”

胖子感受了下以那盘菜为中心,屋子里越发浓郁的味道,附和道,“这个浓度的都够给房子消毒了,它让我想起了几十年前的非典。”


56

吴邪见张起灵还在看自己,想想他刚刚认真的模样,也不忍心让他俩继续调侃张起灵,便对黑瞎子道,“什么外卖?”

黑瞎子一样一样地往外拿,拿一盒报个名字,“烤鸭,麻辣小龙虾,纸包鸡,香辣蟹,红油笋丝,还有你的皮蛋瘦肉粥和养生小炒。”

吴邪对着香辣蟹咽了咽口水,虽然闻不到味道但是大脑已经自动补齐了记忆中的鲜香,“什么叫我的养生小炒?”

“你现在不能吃这些难消化的,”胖子把菜挪了挪位置,强行分出了楚河汉界,“那边的是你的。”白生生的山药和藕配上绿油油的豆角,都没有几个油星。

吴邪表情一瞬间狰狞了,又在胖子啃小龙虾的咔嚓声里恢复平静,因为张起灵端着米饭坐了过来,夹起一片藕吃了起来。

吴邪叹了口气,想着反正也闻不到,吃什么都一样,端起碗慢慢喝粥。

吴邪才喝两口抬起头,仿佛老鼠成精的两个人已经堆了半桶的龙虾和螃蟹壳,终于看不下去了,“你们给人家小哥留点!”

胖子正被烤鸭占着嘴,说话吐字不清,但大致内容还是可以理解的,“人小哥为爱养生,不为美食所惑……”

黑瞎子正手指灵巧地剥着螃蟹,闻言点头,“感天动地。”

吴邪看了看正在嚼着豆角面无表情的张起灵,想起他提到的山盟海誓的男朋友,眨了下眼,垂眸继续喝粥没有问。

又安静地喝了两口,吴邪抬眼,看向了那盘至今无人问津的张起灵炒的菜。张起灵原本就在留意着吴邪,见他不动了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过去。

吴邪瞟了一眼专心大鱼大肉很显然不会碰这盘白菜一下的两个人,又侧过脸看了眼张起灵,实在不忍心让他忙了一上午的这盘东西就这么倒了,伸手夹了一筷子放在了嘴里。


《记忆》第二十七章

原著向     设定于一切结束后。

主温馨沙雕日常[应该吧]

未完结,保证HE,会断更,不坑。


直男邪一瞬间就懂了那些神秘小电影里围裙的价值,犹抱琵琶半遮面,那是加倍的快乐!


‖……‖正‖……‖文‖……‖线‖……‖


53

确认了房子的安全之后吴邪才把注意力放在张起灵这个人身上,如果忽视掉厨房那种被动创造出来的乌烟瘴气的环境,美人下厨这一幕还真是十分养眼。

米色的围裙系得有点紧,把张起灵原本宽松的家居服遮住的线条凸显了出来,宽肩窄腰漂亮的倒三角。

直男邪一瞬间就懂了那些神秘小电影里围裙的价值,犹抱琵琶半遮面,那是加倍的快乐!

“嘿!这位身残志坚的小兄弟!”胖子和黑瞎子不知不觉停了交谈,开始看正在看张起灵的吴邪。

“这位兄弟我想采访你一下,是什么力量使你重新站起来?是爱吗?是责任吗?”黑瞎子说着指了指吴邪颤巍巍发抖的腿。

“肯定是爱啊,你看那含情迈迈的眼神……”胖子接话不甘寂寞。

“脉脉,谢谢……”吴邪把头转了过来,艰难扶着墙,“你们就不能先救我一下再说风凉话吗?”

张起灵听到声音偏过头看了一眼,似乎想放下锅铲走过来,吴邪吓了一跳,马上表示自己可以,没问题,完全撑得住!

债务问题已经很重了,不能再烧债主的房子了。

胖子似乎也终于关注到了容身之所的消防安全问题,大发慈悲地挪动过去扶住他,“我以为你能为爱发电呢。”

张起灵看出这边不再需要他,点点头,继续和锅作斗争去了。

吴邪靠着胖子往沙发上挪,眼睛还时不时地往厨房那边瞟,“你怎么放小哥进厨房了?”语气里带着极大的质疑。

仿佛在问他为什么把炸弹交给一个恐怖分子一样。


54

“他早上起来说想学做菜,我给他介绍了一遍东西给他搜了一份教程就让他自己参悟了。”胖子仿佛在炫耀自己的教学观,“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相信小哥没问题的!”

吴邪指了指厨房的方向的黑烟白汽,“这叫,没问题?”你是不是瞎了?

胖子把他伸着的手向下拨了拨,吴邪沿着他的重新指定的方向看过去,张起灵身后,厨房地上,整整齐齐地码着三个干粉灭火器。大红色,很鲜艳,还喜庆。

胖子洋洋得意,“看到没?我先教会小哥用灭火器才让他进厨房的。”然后指向外阳台,吴邪看过去,一地白色粉末,胖子继续道,“甚至演习过,身手敏捷,零失误。”安全非常有保证。

黑瞎子为胖子的高瞻远瞩鼓起了掌。

宽敞的客厅里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吴邪说不出来话了,松开胖子扶着沙发扶手坐下,屁股挪了挪,想离这群神经病远一点。

想起未来的自己也是个神经病,突然觉得沧桑,也不知道这一大群人是谁传染的谁。

吴邪想起了黑瞎子来的目的,转头问道,“什么时候做复健?”

黑瞎子翘起二郎腿枕着胳膊向后靠,嘴角带着的笑都似乎比昨天多了些,很高兴的样子,“吃了饭的,不然你没劲儿。”

吴邪暗示地扫了眼厨房的方向,“吃饭?”真的能吃?谁给你的信心?

说话间胖子手机响了,胖子接通后按了免提,“您好,外卖已送到门口,给五星好评哦,亲。”




抽不到锦鲤

心痛

不如去学习


顺便一说

有小可爱提醒我

更文

可以不发图片

发文字的

我觉得有道理


《最后的童话》短篇完结

♡一个小小甜甜的童话故事♡


1

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块风水宝地,盛产恶龙。


恶龙成年化形,各自掌握一门本领。


随着环境破坏风水不再,恶龙家几近灭亡。


恶龙家最后的小龙不知为什么总也长不大,成年许久仍是条小奶龙。


小奶龙姓吴名邪,字天真。


2

有龙的地方就有勇士,然而勇士家族难以传承日渐衰微,只剩下一人保有屠龙的力量。


勇士姓张名起灵,号哑巴。


他是最后一任勇士,是全村的希望。


3

勇士张带着使命出发,撞到了教吴小奶龙长大的吴三龙。


吴三龙紧张之下变出原身飞走了,留下茫然的勇士张和更加茫然的吴小奶龙。


“你能让我长大嘛?”吴小奶龙看三叔靠不住见风使舵赖上了勇士张,对方不理也不在意,“谢谢小哥!”


4

从此勇士张的身后多了一条跟屁龙。


小哥你会喷火吗?我爸爸会哦。


小哥你会结冰吗?我二叔会哦。


小哥你会法术吗?我三叔会哦。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小哥你说我能长大吗?

小哥你有没有尾……


勇士张捉住试图在自己身后寻找尾巴的爪子,“没有。”


5

吴小奶龙喜欢撒娇,那样勇士小哥就会停下脚步回身抱起他继续走。


冷淡,却温柔。


他不知道小哥要去哪,只知道他要一直前行。


他喜欢小哥的英俊,喜欢小哥的怀抱,他想陪他一起走到终点。


哪怕那没有尽头。


6

可每个世界都有坏人,坏人从不是恶龙。


看到勇士小哥受伤流血,吴小奶龙第一次产生了保护的愿望。


他舔舔爪子,甩甩尾巴,将虚弱的小哥护在怀中。


我在哦。


7

然而勇士张还是被坏人抓走了,关在了寒冷的雪山之上。


吴小奶龙一夜长大,喷火结冰无所不能,成为真正的恶龙。


超凶。


这个奇怪的世界,坏人欺负勇士,恶龙打倒坏人。


8

勇士被救出,吴小恶龙却离开了。


他生出尖牙利爪,浑身伤痕,不似从前模样。


他英如今勇无比却忘记了撒娇的滋味。


勇士已经帮他长大,他也是时候独自前行。


9

勇士张毫不犹豫地抛弃全村的期望,及时找回了外表强大内里仍是一颗嘤嘤嘤奶龙内心的小恶龙。


勇士张用他贫瘠的语言表达了极其复杂的心情。


一段跨年龄跨性别乃至跨物种的爱情早就产生,此时雪山融化才得以露出水面。


春暖花开,自由的世界里万物共生。


10

恶龙吴拐走了最后的张家最后的勇士,勇士张拐走了吴家最后的恶龙。


此后的故事里再无勇士与恶龙。


他们生活在最后的童话中。


《记忆》第二十六章

每个人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不愿提起,他懂。

设定于一切结束后。
温馨日常[应该吧],可能比较沙雕……
未完结,不坑。